战后海外台湾战犯的凄惨命运

台湾民族是一个不会在历史教训中学聪明的民族。

1895年被大清帝国卖掉,台湾人变成中(中国)不中、台(台湾)不台、日(日本)不日的。1945年被蒋家中国国民党政权佔领,仍然是中不中、台不台的。

蒋家极权统治期间,由于国共持续热战或冷战,在台湾搞不好会变『匪谍』,跑到中国也有随时变成『国特』被逮捕的危险。其中,最能凸显台湾民族这种巅沛命运的时期,是在二次大战结束那几年。

话说一九五一年的五月二十八日,一群台籍日本兵的家属向台湾省政府等各相关机关提出请愿,这是台籍日本兵家属经过六年的奔走蒐集资料后,所採取的第一次有计划的自力救援行动。

二次大战期间,台湾人被日军强征到南洋各地服役的,在战后虽然大部分已被遣回,但是,一九四六年、四七年被英、澳、荷军事机关以『战犯』罪名,囚禁在南洋各地盟军集中营的尚多达三、四千人,他们都受到非人待遇,绝大多数遭到处死、凌虐致死、病死、饿死。

许多家属希望中国国民党政权协助寻找,却一直没有下文。屏东有一位叫做张安静的老先生,自一九四六年起即为这件事到处奔走求援,历经两年,得到的只是中国国民党政权虚应故事的公文旅行。

在此期间,中国国民党政权除了敷衍之外,竟然假惺惺、奸巧地由「省民政厅」,于1947年10月公布一个笑死人的数字,指称:「调查日治时代被徵服役人民伤亡人数如下:彰化市193人,受伤28人,失蹤40人。台南市死亡202人。屏东市死亡114人,失蹤101人。台北市354人,受伤3人,失蹤25人。其他县市尚未具报。」这个消息发布后,就不见后续。

战后海外台湾战犯的凄惨命运

事实上,『台湾青年文化协会』当时手上所掌握的「台籍战犯」已经达到三万名。根据英国、澳大利亚及日本方面的调查,光是滞留在新几内亚一地的台湾人(含台籍日本兵),就有七千多人。

事隔二年,后来,因为有一位台北籍的张明顺获得一位好心的荷兰人救援,一九四九年由日内瓦的万国红十字会护送由南洋回到台湾,才正式公开『台籍战犯』的下落。

然而,中国国民党政权仍然不理不踩;一九五〇年,才由廖学义、林衡道所领导的『台湾青年文化协会』主动负担起救援的工作,以民间的力量进行清查、家属登记及各种交涉,中国国民党政权的外交部却软弱无能,当时反而有包括英国在内的外国驻台机构主动出面协助该会。

战后海外台湾战犯的凄惨命运

一九五一年五月二十八日,在家属提出请愿后,中国国民党政权依旧无动于衷。同年六月中旬,『台湾青年文化协会』前往英国领事办公室请求协助,英方答应协助调查,并且愿意代家属传递家书之后,中国国民党政权的省府委员陈天顺才被迫在省府例会中提出报告,却也只做了非常有限度的讨论;至于家属透过『台湾青年文化协会』拟定的抢救办法,中国国民党政权根本就无能为力、无力可为。

战后海外台湾战犯的凄惨命运

根据调查,到了一九五一年,原羁留南洋(大部分在曼南岛)的台湾人,大部分下落不明,有确实资料的一百二十一名中,除去刑满释放者十七名,被判处死刑处决者十四名,服刑中病死及事故死亡者四名,尚有八十六名被监禁。

一九五三年,有十二名台湾人在曼南岛服刑期满,澳洲政府直接与日本政府接洽,将他们连同一名病患遣送日本,日本政府依法释放他们,病患则移送巢鸭监狱继续服刑,中国国民党蒋政权自始至尾都漠不关心。

一九五五年,又有四十多人被移往日本监狱服刑,中国国民党政权同样不闻不问;那一年的一月,相继有六人刑满,他们只好自行向日本政府抗争,要求提供住所,否则,即不愿出狱,但日本政府却以他们已经是『外国人』为由加以拒绝,幸经东京一个有政府官员参与的团体协助,才解决了部份问题。

战后海外台湾战犯的凄惨命运

这些『台籍战犯』先后被羁押在南洋群岛曼南岛、日本等地,呻吟于异国铁窗之下,过着悲惨的生活,存活的都坐满『战犯牢』才出狱,后来的几十年间,更须靠自己或家属的奔走,继续争取赔偿。

战后海外台湾战犯的凄惨命运

相对于这些南洋『台籍战犯』,战后滞留在中国各地的数万名台湾人、台籍日本兵,所受到的待遇也好不到哪里。

滞留在『沦陷区』的台湾人,被当作『汉奸』,他们遭受的待遇是:被抢劫、财产被没收、清算;青岛、广州、北平等地都设置了收容所,拘禁台湾人,必须靠台湾人团体花钱营救。

至于台籍日本兵情况更惨,过的是:『饑无食、寒无衣、居无屋、病无药』『被欺侮、受奚落、私叹息、偷饮泪』的日子,中国国民党政权刻意不让他们回到台湾,最后还须靠联合国救济总署的援救,才好不容易脱困。

当时,中国国民党蒋家极权政权却倾尽全力安排遣返在中国、台湾的日军。经过三年之后,台湾人才逐渐不被当作『汉奸』处理,然而,在『待遣返日军后,才派船将各地台胞运回』的原则下,台湾人仍然被当作比日军还不如的『次殖民』。

  • 2020/07/10
  • 546阅读
  • 作者:
主页 > Y半生活 >战后海外台湾战犯的凄惨命运